网站首页 > 专栏 > 老兵愧对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没守住让鬼子进城了

老兵愧对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没守住让鬼子进城了

2019-06-29 22:44:18 来源:柞市三区网 作者:网站编辑 阅读:1251次

周广田哭着说,在之后的日子里,他一直对自己未能守住南京而独自偷生一事感到深深的自责与愧疚。“我在离开之前曾经对着南京城敬了一个军礼,发誓我一定要回来这里,现在我想在这里对当年大屠杀的幸存者说声‘对不起’”。

据周广田介绍,1934年时,16岁的他随同70多名湖南爱国学生一起瞒着亲人赴南京入伍参军,被编入了精锐的中央军校教导总队一团一营一连。1937年12月,时任教导总队军事营一连二排代排长的周广田奉命率部守卫南京光华门,并一度击退了日军的进攻。12日黄昏时,全排收到上级的命令无奈撤离,不曾想他们刚刚离开随即发生了举世震惊的南京大屠杀。周广田在撤退中九死一生,成为了全排唯一的幸存者。

“继续扩大开放不仅有助于中国提升自身竞争力,也将为稳固多边贸易和投资体系作出贡献。”国际贸易中心执行主任冈萨雷斯如此评价。

“我是在南京参军的,在南京4年从当兵成长为排长,是南京的老百姓把我培养起来的。但是我们守南京却没能打出个名堂……”,回忆起78年前的那场战事,98岁的周广田老人那原本洪亮的嗓音逐渐低沉下来,最后化为无声的抽泣。

专家同时指出,要关注孩子沉迷于游戏的深层次原因,积极沟通引导,并给予孩子更多陪伴。

南京大屠杀发生时,5个月大的倪传仁和家人住在南京中华门外,父亲和哥哥被日本人杀害,母亲带着他和姐姐躲在附近的废屋中逃过一劫。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一家人艰难求生,母亲改嫁、姐姐甚至被卖做童养媳。等他长大后,了解到曾经发生在自家的惨剧,使得他对日本人和当年守卫南京城的士兵产生了强烈的仇恨心理。“我曾经也恨啊,恨他们把日本鬼子放进来了,害得我家破人亡”。当被问起对当年守城士兵的感情时,倪传仁心痛而又无奈地说道,“现在我理解他们了,虽然没能守住,但他们也是拼了命的。我原谅他们”。说完,周广田和倪传仁手拉着手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互相抚慰着对方那长达78年的伤痛。(完)

答:安排签署后,将在香港转化为本地立法、在内地转化为司法解释后,在两地同时生效。安排第七条、第八条、第九条为当事人申请认可和执行有关民商事判决提供了明确指引。其中,第七条规定了受理申请的管辖法院,即向内地法院提出认可和执行判决的申请时,向申请人住所地或者被申请人住所地、财产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提出;向香港法院提出申请时,向香港特区高等法院提出。第八条规定了当事人提出此类申请时,应当提交的材料,包括申请书、原审法院的判决书、原审法院的证明书、身份证明材料等。特别说明的是,为更好体现“一国”原则、方便两地当事人,本安排放宽了对申请材料公证、认证的要求,即只有在被请求方境外形成的身份证明材料才需要依据被请求方的法律要求办理证明手续。第九条就申请书的主要内容作了细化规定,包括当事人的基本情况、请求事项和理由、判决是否已在其他法院申请执行以及执行情况等。

方正证券研报认为,此举为总装企业股权激励破局,有望对其他军工企业带来示范效应。

中新网南京12月11日电(钟升)“我对不起南京的老百姓啊,我们打的窝囊啊。当年是我们没能守好城,让日本鬼子进来了,害你们受苦了。”11日,在南京保卫战老兵与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见面会上,面对抗战老兵周广田情满怀愧疚的道歉,大屠杀幸存者倪传仁紧握着他的手,两人相拥而泣。

新华社昆明6月17日电(记者吉哲鹏)记者从云南省发改委获悉,《云南省生物医药产业施工图》于近期正式印发,提出重点发展现代中药(民族药)、生物制药、化学制药、医疗器械、特色保健品5条产业链,明确了各条产业链的实施路径,提出到2020年现代中药产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610亿元、特色保健品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40亿元的发展目标。

新浪汽车

相关新闻

文章部分转载,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如有侵犯你的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改正。

网站简介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工作邮箱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Copyright @ star3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柞市三区网